亚虎官网登录-

来自许多国家的权威专家:“实验室泄漏理论”没有市场。不要把病毒的起源政治化。

今年3月发布的世卫组织-中国联合专家组确定了COVID-19“极不可能”通过实验室的结论,但对于30位具有广泛代表性和高度专业性的世界各领域顶尖专家撰写的报告,一些美国政界人士故意置之不理,继续叫嚣所谓的“COVID-19泄漏理论”,将病毒可追溯性问题盲目政治化。对此,一些国际权威专家最近对所谓“实验室泄漏理论”的依据和动机表示严重怀疑。没有证据!没有证据!!没有证据!!!《卫报》最近报道说,在COVID-19的可追溯性问题上,新的证据支持自然起源的观点。

格拉斯哥大学专家David Robertson质疑所谓的“实验室渗漏理论”,因为大量证据表明病毒起源于自然界。《卫报》还发表了Dominique Dwyer的评论,他是世卫组织团购专家组的成员。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网站最近发表了美国著名科学作家伊桑·西格尔的专栏文章:Ssageisen:为什么你这么肯定COVID-19不是实验室泄漏?诺贝尔奖获得者、生物学专家大卫巴尔的摩的专栏作家指出,COVID-19的“实验室泄漏理论”没有确凿的证据。

《纽约时报》最近采访了美国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·安德森(Christian Anderson),并发表了一封关于病毒起源的科学家写给福吉的信。安德森说,经过仔细研究,他坚决反对COVID-19系统。武汉P4实验室负责安全标准监督的法国生物安全专家加布里埃尔·格拉斯(Gabriel Glass)近日向媒体澄清,实验室发生泄漏的可能性为零,COVID-19“100%不是实验室制造和研制的”。意大利萨科齐医院传染病科主任、传染病专家马西莫·加里在意大利众议院社会事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,“很难想象COVID-19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,不相信这种说法能够成立。

”马西莫·加里说。加里强调,COVID-19是一种未知病毒,其内部没有基因工程的痕迹。实验室对COVID-19的说法没有科学依据。政治化太疯狂了!”除了科学讨论,更多的专家对此持警惕态度,反对美国政客围绕COVID-19进行新一轮的恶意政治操纵。澳大利亚流行病学家吉迪恩·迈耶·罗维茨·卡茨(Gideon Meyer rowitz Katz)在澳大利亚科学警报网站上指出,大多数关于COVID-19起源的讨论缺乏令人信服的证据和科学逻辑。

这个问题的政治化使得证据完全不相干。维拉诺瓦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Deborah seligsone在《外交政策》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,没有“实验室泄露指控”的经验证据,这使得它成为一个不太可能的假设。要求进行实验室泄漏调查是对全球防疫工作的“危险干扰”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Vincent Racaniello最近接受首席讲台记者采访时说,新冠病毒所谓的“实验室渗漏理论”完全忽略了科学事实。

只是因为有人想在这个科学问题上添加政治色彩,才继续讨论。”当地时间21日,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·福克(Anthony Foch)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,解释了他对冠状病毒-19起源的看法。他认为,新冠状病毒是通过人类与受感染动物接触传播的,而不是实验室泄漏的。同时,他指出,有关实验室泄漏的辩论已经“政治化”。不久前,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(NIH)发表的最新研究进一步证明,COVID-19早在2019年12月就已经在美国出现,尽管这一结论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强烈关注,美国政府仍在盲目地对外传递矛盾,从不提“自我追查”问题,坚持就病毒追查问题展开新一轮的政治揣测。

对此,中方多次指出,美国一些人无视联合消息来源研究报告,叫嚣所谓的COVID-19实验室泄漏理论,这将导致政治化。这是对我们的极大冒犯。